外卖女骑手 等红灯时“最闲”


更新时间: 2019-03-09

能不能在送餐期间抽五分钟吃口饭?小芳说,这是不存在的。通常,两个单子的间隔是十分钟,这期间,骑手要从一个小区到另一个小区。进小区大门要花时间,等电梯要花时间,等待顾客开门也要花时光,基础不空闲。特别在送餐高峰期,走路都得小跑。送外卖仅半个月,小芳就瘦了10斤。她说,中午到写字楼送餐时,十层以下都直接爬楼梯,有一次一口气爬了19层。

1987年出生,来自河南洛阳的谷小芳在2018年6月底来到北京,在中介的介绍下当起了外卖骑手。那天,她对要送餐的小区楼号不熟,按客户电话里说的走,却总也找不到,给站长打电话求助,也没有进展。旁边客户始终催,诚然不骂人,但口气很严肃,再后来,她急哭了。旁边一位阿姨看到说,孩子别哭,你要去哪儿我带你去。正好阿姨跟客户同一栋楼,就把小芳带到了门口。见到客户后小芳连声道歉,估计是看到小芳的眼睛红了,客户没说什么。

不同于男性在小地方也能找到收入不错的工作,小芳感到在大城市,女性的工作机会更多。在家乡,她的工资是三千左右,当初在北京当骑手,一个月能挣八九千。除了薪酬,这个行业能接触到很多不同的人群,见识到不同的处所也是小芳所器重的。

一口吻爬上19楼

谷小芳在望京西园一区楼下转了三圈,仍然没找到入口,在客户“你会不会送餐啊?”的抱怨下,站在路边哗哗地往下掉眼泪。这是她到北京成为一位外卖骑手的第三天。

外卖骑手唯一的工作就是“让别人及时地填饱肚子”,也正因为如此,骑手们通常在下战书两三点才华“开饭”。

赶时间

送完餐后,小芳给她所在的望京站站长打电话恳求休息,说觉得本人可能不太适合这个工作。站长安慰说刚开始断定有各种问题,让小芳先歇两天。两天后,感到心情比较平复了,小芳就又连续上班。这一上就是八个月,直至当初。

为什么离乡背井到北京来当外卖骑手?小芳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,自己想要出来“闯一闯”。